位置:首页 > 贝太厨房 >

大山里的妇产科医生14年奔走在彝家山寨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9-02 22

  她曾因为在山路上摔倒,子宫破裂,而失去了生育能力,但却自豪自己有数百个“亲生”的孩子——在凉山州冕宁县健美乡洛居村,她是唯一的医生,也是附近多个村落里唯一的妇产科医生。14年来,她为大山迎接了数百个生命的到来。她叫马丽,是洛居村卫生所的乡村医生,而马丽的小诊所,就在雅砻江滔滔江畔,大山脚下。

马丽翻山越岭为乡亲看病。图片来源:凉山新闻网

  1.缘起少年时的梦想 用实际行动坚守乡村卫生站

  马丽,出生于冕宁县回坪乡横路村3组一个纯朴善良的农民家庭,她在这里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,在少年的憧憬中考入了四川省卫生学校,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乡村医生。对于记者的提问“为什么成为乡村医生”,马丽轻轻地述说着一个悲伤又励志的故事。“我母亲是在我9岁的时候去世的。”马丽告诉记者,那时候小小的她除了悲痛母亲的离去外,同时也生出“如果有更好的医疗条件,妈妈是不是就不会死”的想法。于是,从母亲去世那天开始,成为医生的念头就在马丽的心里扎根下来。

  2001年7月,马丽从四川省卫生学校毕业,听说边远乡村缺少好的医生,她就毅然决然地进入冕宁县乡村医生的行业队伍中,9月在父亲的陪伴下,来到位于深山峡谷中的健美乡洛居村卫生站。凉山州冕宁县健美乡,地处凉山甘孜两州四县交汇,藏族、彝族、汉族多民族杂居的雅砻江河谷地带。平均海拔2500米,昼夜温差大,紫外线强,到达最近的冕宁县城有十个小时的车程。洛居村卫生站就是一间用石头、木板和瓦片搭建的简陋房屋,因为没有通电,所以只能用蜡烛或松明来照明。父亲虽然对她说了许多安慰和鼓励的话,但在走之前还是酸楚地说:“女儿唉,你要是实在坚持不下去,就回来吧。”

  听说来了个漂亮的女医生,村里的大姑娘、小媳妇,大爷大叔、大妈大婶都争着来看稀奇,人们议论纷纷:“我们这里出去的娃娃哪个还想回来啊!看她……怕是过不了两天就要走了。”面对猜疑声,她本想负气地声明:我马丽来到洛居村就再也不走了,不管你们谁有个头疼脑热的,只要喊一声,我马丽随叫随到!但话到嘴边,她咽了下去,“我当时想,用实际行动来改变村民对我的看法吧。”

马丽给村民讲卫生防疫知识。图片来源:凉山新闻网 

  2002年8月,马丽从县城取来几箱药品,坐客车到了甘孜州九龙县二区,换乘货车到了一个叫“挺新流”(常年飞沙走石,一到雨季天天都发泥石流)的地方,由于山体滑坡,道路中断车辆无法通行,看着眼前夺命惊魂的飞沙走石,泥浆滚滚的险象场景,她犹豫了。但一想到卫生站前还有忍受着病痛的折磨,苦苦等侯着她的乡亲;她毅然把药品背上身,拄着一根捡来的树枝做拐杖,躲避着飞沙走石,在泥浆中颤颤巍巍地艰难前行,蚂蚁搬家似的一连几个来回才把药品全部搬了过去,到了卫生站,顾不上梳洗,也还没来得及稍事休息喘口气,就开始给人看病。一位名叫郑祥芬的病人感慨地说:“马医生,这儿条件艰苦,不管你在这里呆多久,哪怕一天,我们也要感谢你!感谢你冒着生命危险赶过来给我们看病。”一句温暖朴实的话语,为她驱散了泥石流中的险象阴影,温暖了马丽的心,使她又一次找回了少年时的梦想和憧憬。

  2.披星戴月奉献青春 成为彝家乡亲健康的守护神

  2004年9月的一天傍晚,藏族老人李开华在山上放羊时狠狠地摔了一跤,叫人来请马丽看病。等到马丽为老人仔细诊治处理完毕时,天已漆黑一片,主人家留她暂住一宿,第二天再送她回去。她心想:“卫生站就我一个人,万一有人翻山越岭来急诊怎么办?”想到这里,马丽咬咬牙,狠下心,顶着满天繁星,借着朦胧的月光就匆匆上了路。主人家不放心,叫了一个人陪送她。

  回去的路上,因为山大、坡陡,道路崎岖,加之云遮雾绕,马丽一个踉跄跌到了数米深的崖下,这可吓坏了陪送她的人,急忙回去叫来几个人,连夜把她送到了九龙县二区医院,到了医院已是凌晨两点多。从听到马丽摔倒的那一刻起,李开华老人就不停地为她祈祷,整整一夜。

  这一跤,不仅断送了马丽怀了四个多月孩子的幼小生命,而且因为子宫严重受损,她从此再也不能怀孕了。这噩梦般的一跤,剥夺了她做母亲的尊严、责任与幸福,使她在无情的梦魇里抱怨苍天,遗憾此生。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,当地的百姓都暗自神伤,陪她流泪,陪她伤心。

马丽有时骑马步行几个小时才能到病人家里。图片来源:四川文明网 

  伤愈出院后,她想离开卫生站,离开这个令她悲痛欲绝的伤心之地。走的那天清晨,洛居村的群众一传十、十传百地来送她,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一双双温情的眼睛,一个个挽留的眼神,想到一走后,罗洪大爷谁给他换药,舒琼大姐谁给她打针,汪明琴快要生了,谁继续给村里的孩子们打预防针……这个四乡结合部的父老乡亲们又要小病拖成大病,然后辗转到几十、甚至远到一二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去看病了。一想到这人财两失,惨不忍睹的悲痛场景,马丽无奈又沮丧地坐在了地上,再一次咬咬牙、狠下心,毅然选择了留下来,人们欢欣鼓舞,奔走相告着这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  3.守护乡民生命健康 她毅然舍小家顾大家

  2008年7月3日,得知父亲生病的消息,她安排好手中的病人后赶回家乡,与弟弟一起把父亲送进了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检查。得知父亲肝癌晚期,她悲痛欲绝,她哭自己与父亲聚少离多,没有尽到为人女儿的责任,没有尽好孝道,没有尽到一个医生应有的职责。她下决心要多陪陪父亲,尽职、尽责、尽孝道,陪他度过暮色余晖中的最后人生。但一接到山里病人的求助信息,姐妹们分娩新生命的迫切告急,她又只好把父亲交给了弟弟。她反复叮嘱父亲:“爸爸,对不起,山里有人在等着我去看病,请谅解女儿的不孝,爸爸……”

  2009年2月9日,接到弟弟电话告知父亲病危的消息,她及时安排好远近几位病人的疗程,满怀愧疚,流了一路的泪水往家赶,但终究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,没能听到父亲最后的嘱咐与叮咛。想起母亲早逝,是父亲在艰难困苦中既当爹又当妈地把自己和弟弟养大,她嚎啕痛哭。她悲恸欲绝地哭诉着:“爸爸,如果有来世,我还做您的女儿,到时一定加倍地孝敬您,报答您。”

  生前,父亲曾不止一次对马丽说:“太苦了,女儿啊,别硬撑,回来吧!”她回答:“爸爸,山里的农民太苦了,他们需要我这样的乡村医生!”身为盐源县五道河电力有限公司业务主管的丈夫,也常常对马丽说:“现在日子好过了,村卫生站工作太苦了,别干了,回来吧。”可她却笑着说:“那好啊!以后能为乡亲们多免些药费就多免些吧。”

  十多年来,马丽为了洛居村汉彝藏族群众的健康,常年穿行在雅砻江河谷村民聚集区,奔走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寨间。无论烈日当头还是滴水成冰,无论风吹雨打还是雷电雹霜,哪里有病痛呼唤她就出现在哪里,她用双手呵护着无数小生命的诞生,她让一些人起死回生。“只要一有病人的求诊电话或者一个口信,无论身心多么疲惫,我都毅然决然地出诊。”马丽说,不为别的,只为那些期盼的眼神和自己对职业的自豪。

马丽在小小的卫生院里为病人看病。图片来源:四川文明网

  马丽,一个人如其名的美丽医生。舍小家、顾大家,用汗水、用青春、用热血,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医者仁心的精神风范,诠释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时代精神,彰显着一位乡村医生朴实无华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如今,14年过去了,说起她,四乡结合部的汉族群众都翘起大拇指称赞她是“好郎中”,彝族群众都赞不绝口“佤几佤纳嘿搓”,藏族群众夸她“门巴雅古”。

  4.希望有后继之人 继续为边远山区服务

  14年来,她的足迹走遍了两州四县四个乡海拔3500米上下的村民山寨,踏遍了雅砻江干热河谷海拔1000米左右的汉彝藏族聚居区。她成为冕宁县健美乡,木里县倮波乡,盐源县洼里乡和甘孜州九龙县子耳乡,四乡结合部汉彝藏族群众共同倾心依赖的白衣天使。

  当了14年的乡村妇科医生,马丽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进来。“边远乡村的环境非常差,但这里的人非常需要妇科医生。”马丽告诉记者,因为缺乏相关知识,不少孕妇在怀孕期间还烟酒不离手。

  “等我岁数大了,再也爬不动山路的时候,我希望有后继之人,能继续为边远山区的人们服务。”这是马丽毕生的心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