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食不厌精 >

蒙牛割舍13%营收,统一放手今麦郎,放弃眼前利益也是出路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10-03 04

蒙牛和统一,一个是乳业巨头,一个在食品行业的创新领域“独领风骚”,本是“八竿子打不到一起”,但两家企业的老大却做了一个惊人的、相似的决定:手放开。

总裁“放话”

针对蒙牛集团出售控股51%子公司石家庄君乐宝乳业(以下简称:君乐宝)一事,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日前在公开场合作出回应称,去年对君乐宝的投入占整体固定资产投入的三分之一,若将这笔钱投资到更有潜力的品类,蒙牛的发展会更有质量;蒙牛未来不会刻意追求规模,而是靠专注有潜力的品类实现可持续、高质量发展。

“我们要回到可持续、高质量的发展(路径)。未来企业的发展一定是由品牌来驱动,现在蒙牛有很好的品牌,所以我们要加大对这些高毛利、高增长的品牌投入—例如鲜奶等品类,蒙牛的发展才会更有质量。”卢敏放表示。

此外,出售君乐宝后,蒙牛目前并无其他具体的并购目标或并购计划,但公司会在合适的时机选择高利润、高份额的品牌进行并购。

“虽然,蒙牛当下的财务状况非常好,账上有200多亿现金,且负债率很低,但(为了规模去买很多企业)不是蒙牛需要的。”卢敏放表示。

随着蒙牛对其营收占比超过10%的子公司的出售,该公司的投资思路也逐渐清晰。

近两年来,随着低温奶乳品市场的快速增长,蒙牛在产品业务上也做了相应调整,大力推进低温酸奶、乳酸菌饮料及白奶发展。

蒙牛大手笔收购现代牧场的一个重要目的,就是为了发展低温奶。目前,中国内地低温奶市场与常温奶销售比例是1:4,而在其他发达国家,这二者的销售占比已达到1:1。这一定程度上说明,内地市场仍有较大发展空间。

彼时的现代牧场正受到业绩拖累,蒙牛出手收购,一方面获得了较为稳定的原奶源供应,同时也让现代牧场摆脱了亏损状态,两者各取所需,称得上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蒙牛的另外一笔巨额收购发生在去年12月24日,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圣牧发出公告,拟3.03亿元向蒙牛出售圣牧高科奶业51%股权。这意味着,被伊利终止收购的圣牧,如今投靠了蒙牛。

圣牧对于蒙牛,实际上是一次产品升级战略的布局,圣牧一直走有机奶的产品路线,与蒙牛通过这次合资交易,将染指圣牧全部下游乳制品业务链,包括生产及分销液态奶的业务,并通过交易进一步拉近之前制订的“千亿目标”距离。

 蒙牛“割爱”

本月初,蒙牛发布公告,宣布以超过4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,出售所持君乐宝51%的股份。从数据来看,这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一方面,2010年蒙牛收购君乐宝51%股权时,君乐宝估值9.2亿元,价格为4.7亿元;如今,君乐宝股权价值近80亿元,这意味着,仅股权投资,蒙牛就赚了近9倍,充足的现金能够为之后的并购做到更充分的准备。

对整体业绩而言,由于君乐宝相比蒙牛整体的负债率较高,出售君乐宝可使蒙牛的资产负债率从54%降至50%以下。

此外,君乐宝毛利率低于蒙牛主体业务毛利率,出售君乐宝可提升蒙牛的经营效率,进一步提高净利率。

君乐宝收入体量虽大,但利润其实并不高。2018年,君乐宝报表端对蒙牛的收入贡献约为94亿元(君乐宝集团公布数据130亿为毛收入,报表端为净收入),占蒙牛2018年营业收入690亿元的13.62%。据蒙牛公告披露,君乐宝2018年贡献税后净利润约3.07亿元,约占蒙牛税后利润32.04亿元的9.58%。

从净利率角度看,君乐宝在2017年、2018年的净利率分别为2.5%和3.2%,均低于蒙牛主体业务净利率。若以2018年蒙牛数据为基础,剥离君乐宝的影响之后,净利率将由原本的4.64%提升至4.86%。出售君乐宝后短期内,蒙牛收入端会有下降,但利润端并不会有显著变化,净利率反而会有所提升。

同时,君乐宝的资本性支出较高而回报小,稀释了蒙牛整体的投入产出效果。对蒙牛来说,未来将着重将资本和费用集中投放于高增长、高利润的产品,此次出售君乐宝较为符合蒙牛的长期发展规划。

另一方面,君乐宝由于肩负河北省奶业振兴的使命,“单飞”之心早已有之,如今终于遂愿。

成立于1995年的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曾被三鹿参股。 1999年,三鹿以“品牌+现金”的方式入股君乐宝,其中品牌作价占股29%,70万元现金占股5%。君乐宝由此更名为“石家庄三鹿乳品有限公司”,成为三鹿旗下一家生产液态奶的子公司。 2000年起,三鹿占君乐宝股本34%,公司主打“君乐宝”和“三鹿”两个品牌产品。

“三聚氰胺奶粉事件”后,蒙牛宣布以4.69亿元收购君乐宝乳业51%股权,合作后,君乐宝经营层保持不变,“君乐宝”作为独立品牌运作。目前君乐宝已完成6个系列18个配方的注册。

有消息称,三鹿事件后,河北省政府考虑到当地需要一家企业承担乳业复兴的使命,君乐宝隶属于蒙牛,不够独立;而君乐宝,也有独立上市的“想法”;这些“背景”均为此次交易埋下了伏笔。

事实上,此次交易中,君乐宝的接手方—石家庄鹏海创业投资基金的股东之一,是河北建投创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实际控制人为河北省国资委。

对岸“知己”

事实上,近年来秉信“可持续”、“高价值”思维,并不断在公开场合喊话的企业老大,还有海峡对岸统一企业的董事长—罗智先。虽内核一致,但两者具体呈现形式却略有不同。

去年12月,统一企业宣布斥资2.29亿美元获得熊津食品74.8%的股份。统一表示,力争在进军韩国市场的同时,获取熊津食品的产品开发和营销手法,从而加速开拓亚洲市场。而这笔收购,源于过去统一中控与顶新(康师傅)的泡面大战,让统一企业董事长罗智先学到的一个教训。

2018年,统一中控营收217亿元人民币,其中方便面业务实现营收84.25亿元,同比增长5.7%。但事实上,2008年统一中控泡面营收仅22亿元,只是个市场“小咖”。

转折的关键,在于统一中控于2008年研发出的老坛酸菜牛肉面。该产品仅用了5年时间,就让统一中控方便面的营收飙至78亿元,更是直接威胁到康师傅的龙头地位。不过,老坛酸菜牛肉面随即引发了其他品牌的模仿,更直接导致了统一与顶新(康师傅)的“火腿肠大战”。

为了夺回市占,康师傅推出买酸菜牛肉面就送火腿肠的促销,而统一选择正面迎击,这场中国台湾两强的方便面大战延续了17个月,共送出约40亿根火腿肠。

事实上,一包低价牛肉泡面不到4元人民币,但一根火腿肠就要3毛钱人民币,占售价7%。微利低价的方便面还要送火腿肠,导致统一中控虽然营收几乎成长了3倍,但2014年上半年方便面业绩竟亏损了1.16亿元人民币。

“越赚越赔”的情况,让罗智先恍然大悟,没技术门槛的低价产品,很快会被模仿、取代、最后被超越,只能陷入降价竞争。

于是,从该年开始,罗智先开始主导统一中控策略的大转向。“统一过去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做自己”,当年的罗智先对外宣示,要以研发为导向,积极做自己,也是从这年开始,罗智先仿佛念经一样,到哪里都不断强调要“做自己”。

之后,统一推新品的逻辑,都开始着重于研发。例如,柠檬海盐风味水“海之言”从配方到外观都有专利,因为口味独特,创下统一进军中国22年,首支新品第1个月销售就突破1百万箱的饮料,1年可贡献20多亿人民币的营收。

这样的产品逻辑下,统一花大价钱收购韩国熊津背后的考量就不难理解了。

一业内人士表示:“韩国跟日本食品工业都走在中国台湾之前,买下熊津,就是要补足技术上的缺口”。这也反映出,统一在近年的产品研发中,确实碰到了瓶颈,需要有不同技术与供应链来找突破。而当技术与口味有了突破,才能脱离低价泥淖。

早年间,罗智先上任统一企业总经理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全面清查集团旗下四百家转投资公司的财务状况,陆续出售今麦郎饮品、健力宝、上海星巴克等食品业务,以及台湾地区的万通银行、统宝光电与大陆家乐福持股等非食品本业的转投资事业。

结果是,统一逐渐走出业绩泥潭,旗下各个板块营收继续拔高;而那些统一剥离的资产,近几年的营业状况都还不错—华东星巴克业绩屡创新高,健力宝更是在中信集团资本的背书下上市有望。

多年来,“聚焦经营”的主轴,让统一从“瘦身”的过程中逐渐走出一条“高价值”的路子来。对蒙牛,与君乐宝的“分手”若是能成就一场新的双赢,那对于如今产品同质化严重,价格战遍地开花的快消市场而言,又将是一段佳话。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